<progress id="3ojac"></progress>

    <bdo id="3ojac"><optgroup id="3ojac"><thead id="3ojac"></thead></optgroup></bdo>

    <track id="3ojac"></track>

    <tbody id="3ojac"><span id="3ojac"><em id="3ojac"></em></span></tbody>
    <track id="3ojac"></track>

      您当前的位置:临海文明网首页 > 头条

      40人对话40年 | 王国辉:我们的“长征”

      发表时间:2018-11-13 | 来源:

      这里是长征系列运载火箭的发源地,中国航天事业的每一步前行?#21152;?#21051;着它的足迹。零起步自力更生,它胸怀强国梦想,始终不忘初心。打硬仗保家卫国,它熔铸航天精神,书?#21019;?#22269;担当。

      四十年改革大?#20445;?#23427;肩负责任与使命;

      一甲子薪火相传,它承载光荣与梦想。


       

      中国文明网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系列访谈节目《40人对话40年》 

      本期对话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 

      第一设计部主任 王国辉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研究院第一设计部主任王国辉做客中国文明网,接受《40人对话40年》栏目专访。中国文明网 贺子桓 摄 

        记者:王主?#25991;?#22909;!欢迎做客中国文明网。近些年来,我国航天事业飞速发展,取得?#35829;?#22810;举世瞩目的成就,社会各界也越来?#28966;?#27880;中国航天。1958年4月2日,中国航天第一个总体设计部,代号第一设计部成立了,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一部,是吗? 

        王国辉:是的,是的。

        记者:来,我们先看一组图片。这个楼您还记得吗? 

        王国辉:这应该就是一部刚刚成立的时候,最早选址的位置,在马列学?#28023;?#20043;后不长时间,就搬到了现在新址的位置。当时的新址是非常艰苦的,什么都没有,我们要从零开始建办公室,建宿舍楼等?#21462;?/p>

        记得大楼的架构刚出来,整栋楼门窗都还没有上,已经到了冬天,不能再施工了,但大家必须入住,怎么办?就把当时装水泥、装石灰的草袋子刨开之后,变成帘子挂在窗户上、门上御寒,过?#22235;歉?#20908;天,再把楼继续建完。

        记者: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对科研的攻坚?#22235;?#19978;,生活上反而是其次了。 

        王国辉:是的,是的。

        记者:1978年迎来了改革开放,那时候条件有改善吗? 

        王国辉:在?#27465;觶?978年)节点上,经过小20年的发展,我们的整个科研条件,包括生活条件,应?#30431;当?#26368;初的时候要好得多。1958年到1978年这20年,大家做了很多工作,应?#30431;?#26159;解决了我们中国航天运载、火箭发射事业“有和无”的问题。

        记者?#33322;?#24180;?#27465;?#38761;开放40年,1958年到今年是整整60周年了,这期间发生了怎样的变革呢? 

        王国辉:经过60年的发展,中国航天运载火箭事业?#26377;?#21040;大。我们一部的发展,?#37096;?#20197;说是中国航天发展小的缩影。刚才讲了,从1958年到1978年,基本上解决了“从无到有”的问题,从1978年到现在这40年,我们在解决“?#26377;?#21040;大”的问题。

        王国辉:这60年里,我们一代一代航天人一直在往前走。最早开始作为跟跑者,我们更多的是通过查阅资料、了解国际航天发展的脉络行情,决定我们应该做哪些方面的工作,?#21592;?#20110;更接近国际水平。到2000年以后,我们在?#25215;?#26041;面已经开始跟国际并行了,到今天,应?#30431;?#25105;们有70%左右的东西?#27465;?#22269;际上最先进的水平平行的。

        我想,我们?#25925;?#20808;把并行做到极致,为后面的领跑做好准备。整个(跟随到并行)过程当中,解决不断遇到的新问题,更多靠大家的自主创新、自主选择、自主发展。

        举个例子,我们做CZ-2F运载火箭的时候,第一次运输杨利伟同志,杨利伟同志回来后?#20174;常?#36827;入轨道过程中振动很大,感觉不是非常舒服。这个问题提出来之后,我们组织团队研究,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当时我们采取各种办法,火箭的结构已经这样了,不能动,发动机也不能动。于是我们就调整给发动机输送燃料的管?#39134;?#30340;蓄压能力,那怎么办?我们就去研究怎么改变它的蓄压能力,在某个阶?#25105;?#26086;出现情况,就让蓄压能力跳变,把这一段避开,?#36745;?#20986;现大的振动,这样宇航员会舒服一些。第二次再飞的时候,新的宇航员就没有感受到这?#32456;?#21160;,问题解决了。

        记者:相当于这个难题已经攻克了。 

        王国辉:是。靠什么解决的?#38752;?#30340;是创新,靠的是不断思考、试验,去探索。

      王国辉介绍火箭模型。中国文明网 贺子桓 摄 

      记者:您之前介绍这是护送航天英雄杨利伟上天的(火箭),请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我们很难见到的火箭模型。 

        王国辉:这枚火箭是我们国?#19994;?#30446;前为止,唯一一型载人运载火箭。这个火箭从外观上有几个大的部分组成,四个助推器,中间这块?#34892;?#19968;级,中间向上一点的?#34892;?#20108;级,再向上一点的叫整流罩。长CZ-2F运载火箭跟?#35805;?#30340;运载火箭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有宇航员的?#21491;?#25937;生系统。

        记者:逃生的一套系?#24120;?/span> 

        王国辉:逃生的一套系统。如果火箭在飞行过程中,或者在准备阶段出现重大意外的话,这套系统会带着宇航员快速地逃离危险。

        记者:它是自动的吗? 

        王国辉:自动的,自动判断的。

        记者:宇航员是在这个位置? 

        王国辉:装在了整流罩这部分里。

        记者:目前长征系列的运载火箭有多少个型号? 

        王国辉:如果是从1970年开始算,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研制了12型运载火箭,其中有?#24863;?#24050;经退役了。我觉?#27599;?#20197;这样理解,这十?#24863;?#36816;载火箭,勾划了一部人不断奋斗,不断创新的历程,同时它也勾划出来一代代一部人那种忘我的奉?#20303;?#29306;牲的爱国精神。

        记者:也?#25925;?#20102;我们的航天精神。 

        王国辉:是的。

        记者:在去年的时候,一部荣获了一个沉甸甸的金?#32456;?#29260;,被中央文明委评选表彰为“文明单位”。您觉得这份荣誉对一部来讲,意味着什么? 

        王国辉:作为一个组织,这是一项最高的国家奖励,对我们有两个方面的作用。第一个作用就是鼓舞了?#31185;?#35753;大家特别的振奋,非常非常地振奋。去年(2017年)是我们工作?#21051;?#21035;大的一年,大家都很辛苦,很累,这个荣誉到来之后,大家非常非常兴奋,激发了创造、生产、发展的活力。

        第二个作用,反?#25925;?#35753;我们更加清?#36873;?#25105;们的工作是造火箭,做重器,做国器,要怎么样能做好?#31185;?#23454;要养静气,要静下心来,不论怎么宣传也好,自己怎么高兴也好,都要静下来?#27169;?#36367;实工作。

      王国辉接受中国文明网《40人对话40年》栏目专访。中国文明网 王楠 摄 

        记者:一部是一直以来都被称为航天领域的“黄埔军校?#20445;?#26469;看一下大屏幕。左边这幅是一位老师在给我们设计师上课的情景,这位老师是谁? 

        王国辉:这是我们的贺祖明设计师,这就是CZ-3A、CZ-3B、CZ-3C,这三型火箭的总设计师,也是一部的员工,是总体室的副主任。这个?#21152;?#35813;是他作为技术?#27465;?#26399;间,向设计师们在?#27493;?#25216;术问题。到目前为止,很多的技术咨询,火箭出厂评审等我们还要请贺总来主持,帮我们指导。
       

        记者:右边这幅?#21152;?#35813;是几位老一辈的设计师聚在一块,在研究一个方案? 

        王国辉:居中的这个应该是龙乐豪院士,他是我们?#36745;海?#20013;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第一研究?#28023;?#30340;副院长,曾经任过一部的主任,他也?#27465;?#25165;讲过的CZ-3A、CZ-3B、CZ-3C三型运载火箭最早的总设计师,后来的总指?#21360;?#36825;几幅画面最能体现一部人的特点,就叫做?#25226;?#24910;细实?#20445;?#21046;造火箭是一个复杂的巨系?#24120;?#20320;每个环节,哪怕星星点点出问题,都可能造成全箭的损失。

        记者:所以,正是这种特殊性,也决定了在培养人才方面,也有特殊的要求。 

        王国辉:是的,是的。60年来,从一部走出了近60位型号“两总?#20445;?#24635;设计师、总指挥),曾经有13位两院院士在一部工作过,应?#30431;?#26159;我们的荣耀和荣幸。到目前为止,余梦?#33258;?#22763;、刘竹生院士还在一部工作,年过八旬的余梦?#33258;?#22763;现在还在算弹道。

        记者:目前一部有多少名设计师? 

        王国辉:现在将近1300人的规模。

        记者:哪个年龄段的人稍微多一些? 

        王国辉:年轻人居多,平均年龄在35岁到36岁之间。

        记者:年轻人有想法。 

        王国辉:有想法,有?#38750;螅?#20063;有活力,有动力。

        记者: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建设航天强国,是我们不懈?#38750;?#30340;航天梦。怎样在实?#20351;?#20316;中,让大家尤其是新一代的科技工作者,传承我们特有的航天精神,实现航天梦? 

        王国辉:习近平总书记对航天人提出的最高标准就是“建设航天强国?#20445;?#31569;牢我们的航天梦,通过航天梦的实现,实现我们的强军梦、强国梦。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能?#26707;?#21463;到压力,同时也感受到动力。今年集团公司召开?#35828;?#19971;次工作会,在这个会上,对我们提出的第一个要求,就是要弘扬航天三大精神。应?#30431;?#33322;天三大精神是我们能?#24576;中?#21457;展60年的法宝,最主要的就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私奉?#20303;?#28909;爱祖国。

        这里面,自力更生?#27465;?#26412;,是航天进一步发展的途径和根本驱动。艰苦奋斗不是我们物质?#20808;?#23569;什么东西,而是面对精神煎熬的艰苦奋斗。这可能?#20219;?#36136;匮乏的艰苦奋斗还要艰难,但是如果要想进一步发展,要想成为领跑者,必须艰苦奋斗,这样才能达成目标。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我们不能过多地?#35272;?#20110;物质条件,?#35272;?#20854;他东西,?#25925;强?#25105;们奉献的精神,这?#22336;?#29486;精神的根本?#21069;?#22269;。大家都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和担子是什么,作为党委、支部,能把这个道理向我们的员工、我们党员解释清楚,其实这些工作(传承航天精神)就很容?#36164;?#29616;了,它本质上是一?#20013;?#20208;的驱动。
         记者:新时代传递好航天事业接力棒,一部?#24515;?#20123;打算? 

        王国辉: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航天强国、质量强国,这两个大的要求直接落在了集团公司头上,我们一部,作为?#36745;?#37325;要的总体龙头单位,我们更应该在这方面做好筹划和布局。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在七次工作会后,进一步又完善?#23435;?#26469;发展的布?#22336;?#26696;,我们把它叫做“新一部”建设方案,在这个建设方案里面,首先,最主要的是要把产品、技术、管理、人才打造成世界一流。另一方面,我们的材料技术、电子技术、动力技术、控制技术、电气技术和生产制造技术也都要达到世界第一的水平。第三,人才要世界一流。我们应该?#24515;?#20040;一部分世界航天界属于数一数二的“大腕”人物,不仅是现在的“两总”、院士层次,要变成世界级、大腕级的人物。第?#27169;?#22312;管理上,一定要对接世界一流,建立现代企业制?#21462;?#20064;近平总书记?#27493;?#21040;两个“一以贯之?#20445;?#26159;对国企改革的一个基本要求,即党的领导一以贯之,现代企业制度也要一以贯之。我们一定要建好现代企业制度,让大家一进入办公环?#24120;?#23601;能感受到,我现在在一个很现代的组织里面工作。如果管理上不进行大幅度的改革和变化,这是很难做得到的。

        在后续的发展过程中,前面三部分相对?#27492;等?#26131;做到,第四部分的改革创新难?#28982;?#22823;一点,但是也是我们一定要做好和做成的,这就是“新一部”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脉络。

        记者:我们也祝“新一部”再创佳绩,一飞冲天,?#34892;?#20027;任接受我们采访,谢谢! 

      责任编辑:方 匡安
      六合彩开
      <progress id="3ojac"></progress>

      <bdo id="3ojac"><optgroup id="3ojac"><thead id="3ojac"></thead></optgroup></bdo>

      <track id="3ojac"></track>

      <tbody id="3ojac"><span id="3ojac"><em id="3ojac"></em></span></tbody>
      <track id="3ojac"></track>

        <progress id="3ojac"></progress>

        <bdo id="3ojac"><optgroup id="3ojac"><thead id="3ojac"></thead></optgroup></bdo>

        <track id="3ojac"></track>

        <tbody id="3ojac"><span id="3ojac"><em id="3ojac"></em></span></tbody>
        <track id="3ojac"></track>